乐迎彩票

能投文苑

散文

【散文】刀锋:又遇含羞草

来自: 时间:2019-10-24 点击量:

去年,驻扎县城郊外的时候,附近草丛里随处可见瞩目的含羞草。曾经朝夕相伴亲近的倩影,无论其针叶,还是茸球,随风摇曳,触碰含羞,叶柄下垂,叶片合闭,宛如低头不语的含羞少女。其喜温暖湿润,不择土壤,考证其老家源于南美热带地区的巴西。

今日穿越坝肩一段丛林的时候,又遇含羞草,长势矫健,拾起一年前县城郊外的记忆,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蹲下来,好生观察,打量一番,通过影像和闪拍记录别样的瞬间。茸球还是那样艳丽,针叶还是那样腼腆,触碰就含羞。

一年前,县城郊外的含羞草,与大坝相隔四十多公里,感受哗啦啦的水流和与洪水赛跑的建设快节奏,时间过半,工程过半,经常来回两地,适应艰难环境,创造条件大干快上。遥远瞭望,隔岸含羞。

一年后的今天,坝肩的含羞草,昼夜见证着大坝和厂房的“冉冉升起”,感知超常规的建设节奏和既定目标的临近,在视野范围内骄傲的含羞。

人前挺拔,人后摇曳,碰着则收缩。偶尔行人路过,扰动着它就“咻”的收起叶片,缩紧脖子,眯着眼睛;等到行人走远,它又悄悄地探出头来,张开臂膀,伸展枝叶。

含羞草相貌平平,很不起眼,外表没有玫瑰花的娇艳,气味没有百合花的芬芳,叶子与杂草无异。但该伸的时候就伸,该缩的时候就缩,含羞的有素养、有内涵,身处不起眼的暖丛湿地,默默的坚守。不像垂柳杨絮随风飘,飘到路边,我来了;飘到水边,我来了;飘到树杈上,我停留;如果飘向城镇,便成污染危险源。

含羞草有碧绿的、直直的茎,茎上有小小的、尖尖的刺。茎上的分叉长满可爱的叶,像羽毛,阶梯状的整齐排列在两边。含羞草的花很漂亮,粉红色,毛茸茸的,像棉花球一样。

含羞草有着清新的绿、鲜嫩的绿、耀眼的绿,绿得可以用手捻出绿汁来。含羞草惹人爱,是因为它有灵气。

含羞草,相信世界美好,才把内心寂寞渗透全身,每片孤单的叶子翘首以待,一次次陌生的邂逅。日出日又落,谁能看透含羞,哼起青春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