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迎彩票

能投文苑

散文

【散文】杨红云:一个水电女工的夜班

来自: 时间:2019-09-18 点击量: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于十几年来一月一轮回,日复日,年复年的夜班生活,作为水电人的我,可以说真的是感触良多。伴着水轮发电机的嗡鸣声和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莫名的就想倾诉一下多年来对夜班生活的诸多感触。

 

忙碌的夜班

现在是凌晨两点,检修审批的结束时间就要到了,可是机组试运行的时候,温度总是有点高,这已经是第三次试运行了,还是没有查出来问题的所在,怎么办?
  
外聘检修队伍的所有人员和电厂所有参加检修的人员都急得团团转,焦躁不安,看来又得停机再检查,那就申请停机吧,看来今晚所有人又要过一个不眠之夜!
  
到了凌晨六点,大伙脸上都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因为终于有人在一次次的检查中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困扰大家这么多天的问题居然是有块下导瓦裂了一条细小的缝,谢天谢地,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原因了。

立刻有人强撑着多日来疲惫的身体,兴奋的开车把这块下导瓦送到芒市机械厂去修复,这是争分夺秒的事情,容不得半分钟的拖沓。而其他人,在送修的这段时间里,终于可以回去睡个安稳觉了,几天几夜的忙碌,大伙都已经精疲力尽。踏着天边微弱的晨光,一大群人呼啦啦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坚持,还有两个小时我也可以下班休息了,真好。这个夜班虽然忙碌,但是充实,而且不孤单,有这么多人陪着到天亮,偷着乐一下,哈哈。

 

雷雨交加的夜班

这已经是第四个不眠的夜晚了,明晚再熬一夜,这轮夜班终于就结束了。现在是凌晨五点半,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休息了,再坚持一下!撑住,天亮就有人来接班了,再坚持一下。
  
自从成为水电厂运行维护工,这样的坚持,这样的自我安慰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窗外是倾盆大雨,时不时划破黑夜的巨大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雨声,逼着我不停的向上天祈祷,这雷雨快停了吧,这大半夜的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啊,上天保佑,时间过得快些吧,这夜班快点结束吧。
  
说实话,我怕,真的很害怕,在漆黑的夜里,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厂房,万籁俱寂,只有发动机的翁鸣声,本来就很怕。现在又是雷雨交加,我更怕,怕哪一个闪电不小心就劈在了那一段线路上或者升压站那个敏感的地方,一旦出现意外事故就会给公司带来难以估算的损失,给成千上万的用电户带来极大的不便。上天保佑,这雷雨快快停了吧。我不停的在祈祷,祈求上天保佑,虽然我也知道并不会有什么天神会显灵,但是,我还是会用祈祷寻求一点心灵的慰藉。因为每每遇到这种时候,我总是深刻的感受到大自然的无比强大,而人类是如此的弱小。
  
人类不但弱小,还是矛盾的共体,我们人类依赖着自然而生长,依赖着自然创造了无比强大的人类文明,我们依赖着自然的馈赠,却又在不断的毁坏着大自然,在不断的毁坏与修复中循环反复。我们水电人依赖着雨水而活,依赖着雨水建立了自己的丰功伟业,可是我们又惧怕下雨,因为雨水常常伴随着雷电,伴随着意外事故。我惧怕雨夜,却又期盼雨水来得更多些,给我们的库区注入更多的水能宝藏,让我们水电人有机会创造更多的清洁能源,把光明洒向四方,还天空一片明朗。

 

七月半的夜班

今天是七月半,是传说中的鬼节,特别是凌晨,是阴气最重的时候。窗外月光皎洁,可是我总是觉得慎得慌,我把厂房里的灯都开亮了,厂房内外都亮如白昼,可我还是感觉到对黑夜的恐惧,恐惧那黑夜里未知的东西。对黑暗与未知的恐惧是深埋在人类骨髓里的瘤,触不到,除不掉。
  
在恐惧中时间过得格外漫长,现在是凌晨四点,又到了该下到厂房巡检的时候了,怎么办,我真的有些害怕,特别是下到地下十几米的球阀层,更是在潜意识里觉得那些未知的东西就在底下,更是怕得毛骨悚然。不去巡检又不行,怎么办?好无助,我好想哭啊,可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啊!我焦急的在中控室来回走着,突然想起打电话给老公吧,让老公的声音在电话里陪着我下去,毕竟这些年老公一直承诺,在我上夜班的时候他绝不关机,会一直陪着我,我害怕的时候就打电话给他,想着就好暖心啊。
  
正准备打电话,可又想起今天是星期三啊,老公明天一早还要上班呢,这么晚给他打电话真的好吗?可是我真的好害怕,怎么办?怎么办?好煎熬啊!最后还是打电话给老公,让他在电话那头大声的和我说着话,我胆战心惊的完成了整个厂房的巡视。回到中控室,虚脱的坐到椅子上,这才发现,衣服全都被汗水浸湿了。这么一折腾,老公的睡意也全没了,干脆再陪我聊会儿天吧。
  
聊得正起劲,突然听到语音报警说低压空压机故障,迅速挂掉电话,带上安全帽就向空压机室冲去,在一系列的检查操作后,确定是低压空压机继电器受潮,无法正常启动。本来想打电话给维护人员来维修,可是又觉得这半夜三更的打扰人家睡觉不好,只能果断找来所需工具,自己动手处理,等维修结束,低压空压机运行正常,我已经是满头大汗,这七月的天还真热呀!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是七月半,哇,我刚才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害怕,真的好神奇啊。

 

辞旧迎新的夜班

又是漫天烟花,炮竹声响的辞旧迎新之夜,家家户户灯火辉煌,在璀璨的灯光下,一张张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一阵阵发自内心的欢呼,人们尽情的宣泄着团圆的喜悦。而我,依然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守在这偌大的厂房里,听着耳边发电机这亘古不变的嗡鸣声,犹如响彻古今的单调旋律,诉说着水电人的孤单与寂寞,还有对家人朋友的亏欠与愧疚。
  
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在这家家户户团圆之际,你们是否也感觉到孤单?是女儿不孝,本是养儿防老,你们养育了我,可是我却不能陪伴你们终老,自从我踏上水电工这个岗位,我就没有陪你们过过一个完整的春节,要么就是大年三十的离开家,要么就是大年初二才回到家,更多的是逢年过节都只有一个充满自责的电话。每年都是你们二老孤孤单单的过,这些年我一直为此感到深深地愧疚。
  
我的孩子,你正在和爸爸一起放烟花吗?还是已经睡下了,好想看到你开心的笑脸或是安静的睡姿啊,你都已经五岁了,这几年来,我都没能陪着你过过一个完整的春节,你的生日也只陪你庆祝过一次,你成长中的点点滴滴,我错过的太多太多,真的很抱歉。
  
我亲爱的老公,在最后才提到你,并不是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比父母和孩子低,在我心中,你们都非常重要,这些年,我陪你的时间太少太少,谢谢你的包容与支持。俗话说少时夫妻老时伴,现在不能好好陪你,只能许你老时必日日相伴了。哦,还有,等一下我去巡视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今天晚上你必须陪我上夜班,我不是害怕,只是感到孤独。

朋友经常会说我,你的工作和生活都在遥远偏僻的山沟沟里,还什么二十四小时值班待命制,一进去就是十几二十天不能出来,除了没有高高的围墙,哈哈,与“坐牢”有什么区别?还要经常熬夜,你看看你,比同龄的女人苍老多少!就盼着过年回家大伙一起聚聚,今年过年你又回不来,我们都多少年没见到你了!朋友的感慨和抱怨,我每次都只能无奈的敷衍。对,我也有无奈,有感慨,但我依然执着前行,初心不改。

熬夜对于我们水电人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每个月都要熬上那么几天,躲不过,逃不掉。只要有点生理常识的人都知道,熬夜对身体不好,有句古话就说:“一夜睡不好,三天补不了。”如果可以,谁也不会愿意透支自己的身体健康。可我是水电工人,我选择了这份事业,轮到我值班,我就一定会以最佳的状态不离不弃的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不论白天与黑夜,不论酷夏与冬寒,不论节日或日常。只要人们需要能源,我就时刻准备着送上高质量的光和电。

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我觉得我的工作是神圣的,是伟大的。我的工作能为千家万户点亮盏盏明灯、能给人们的生产生活带来效率和便利,能为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诸多产业输送能源。我们几个人不能在父母膝下尽孝道伦常,不能与爱人双宿双栖,不能与子女晨昏嘻戏,换来的是夜比昼明晰,是灯光下千家万户的欢声笑语,我的付出值得。哪怕无人知晓,我也寂静欢喜,我无怨无悔,我为我的职业骄傲自豪。
  
如今的我,只想点一盏驱赶黑暗的璀璨心灯,守护千万人安宁的夜。让光明像花儿一样,在每一个黑暗的夜里绽放,开遍每一个人的心房,这是我今生不悔的事业。